檀初语

写文贼慢,感谢每一个喜欢的小天使

我抽到银灰了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在赫拉格的池子里抽到银灰了!!!!!!!!大叔我爱你(bushi

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叨叨你好骚啊

【雷安】掌心的温度

时隔一年多我终于把这个坑填了(泪目)
是个皇子雷x预言师安的小短篇,6k+

顺便推了一首我个人认为很适合后期的歌




       “安迷修,快到这里来。”
  年幼的孩子因为这句话而回过神来,他睁着翠绿色的大眼睛望向他的老师,随即略不情愿地走了过去。
  “这位是三皇子雷狮殿下,从今天开始,你只为他而预言。”
  安迷修抬头,看到了座位上穿着华丽的人,与他年纪差不多的皇子殿下此时正一脸不爽地看着他。
  “我不需要预言师。”
  未等他开口说出效忠的誓词,雷狮便抢先说道。
  “殿下这是为何?”安迷修的老师,帝国德高望重的预言师不满地问道,“每位皇子身边都会有一位预言师,这是帝国三千年来的传统。”
  况且给您效忠的还是老臣的得意弟子。
  帝国的三皇子沉默了一阵,抛下一句话便离开了。
        “我不需要,用别人的寿命来得知自己无法改变的未来。”

  然而不管雷狮如何阻拦,安迷修仍是住进了三皇子的府邸——虽然是最偏僻的一个房间。
  对于雷狮的漠视态度,安迷修却是求之不得。
  预言师每预知一个未来,便会消耗自身一定的生命力,更不用说他并不想因为于自身无关的人而随意缩短自己的寿命。
  于是就这样过了一个月,就在安迷修都要认为雷狮已经忘记他的存在的时候,高贵的三皇子殿下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那是一个阳光灿烂的上午,安迷修正在院子的吊椅上昏昏欲睡,突然被一个稚嫩又盛气凌人的声音给一下惊醒了。
  “喂,你在干什么?”
  安迷修揉了揉眼睛,略带不满地看向那声音的主人,那人披着一件普通的白色带帽衫,还特地绑上了一条头巾;咋一看就像市井边不起眼的普通小孩,然而那双紫水晶般的眼睛出卖了主人的身份。
  “如您所见,我在晒太阳,殿下。”
  小孩看着面前那人恭敬的态度,脸颊微微鼓了起来,他故意带着嘲讽的语气说道:“怎么,尊敬的预言师不在屋里好好的冥想,反而跑到外面来乱晃荡?”
  安迷修愣了愣,思索片刻后十分认真地回答道:“我只是看今日太阳很暖和,所以才会在院子里小憩片刻,并不是在乱晃;而且预言师并不是每天都需要冥想的。”
  “……”
  “殿下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我不过是刚好路过罢了。”
  安迷修点点头,“既然如此,那殿下请便,我就不打扰您了。”
  “嘁,小古板。”雷狮小声的嘟囔一句,叫住了安迷修:“我说,大预言师,反正我也来了,你现在就履行义务给我预言一下吧。”
  “诶?”安迷修那么一瞬间有了想去掏耳朵的冲动。
  “诶什么诶啊,我说,”小孩熟练地翻过身前的木栏栅,走到安迷修面前,“现在就给我预言。”
  “您……”安迷修皱起了眉头,疑惑不满地问道:“您之前不是说过不需要使用别人的寿命来预知自己的未来吗。”
  雷狮歪了下脑袋,突然笑了起来,“我改变主意了啊,既然有人愿意给我预言,而我又不会有什么损失,那为什么要拒绝呢?”
  “……您这是在说谎吗?”安迷修一本正经地看着雷狮,说:“师傅说过自己说出口的话就一定要遵守。”
  “你……”雷狮张了张口想要反驳,却又什么都说不出,最后气急地道:“是改变主意不是说谎!我命令你现在就给我预言!”
  安迷修听了,淡定地回答:“我并没有向您效忠,所以您的命令对于我无效。”
  面前的小孩气得睁大了眼睛看着他,紫晶色的双瞳中渐渐弥漫上了水雾,仿佛下一秒便会有什么滴落下来一样。
  “哎你别哭啊!”见此,安迷修一下子慌了神,他快步走到雷狮面前,想要安慰又不知道该怎么做,最后憋出一句:“那么大个人了,再哭就不是男子汉了。”
  小孩愣了一下,刚刚还要滴不滴的眼泪如同决堤一样刷的流了下来。
  “诶诶诶诶诶?”
  手忙脚乱的一通安慰过后,在安迷修说出“好啦别哭了我给你预言就是了”的那刻,雷狮的哭泣立马停止,可怜巴巴地望着他。
  “真的吗?”
  “真的真的。”安迷修叹了口气,“不过我现在功力不够深厚,所以只能预言最多一个月的事情。”
  “这样啊……”雷狮的眼睛转了一圈,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容,说道:“那就预言一下我一个月后的这天早上会吃到什么早餐吧。”
  安迷修顿时有种被骗了的感觉。
  忽略掉心中的那点不爽,他抬起一只手,说:“那么殿下,请您把手放到我的手上。”
  雷狮毫不犹豫地握住了安迷修抬起的手。
  “殿下……是平放,不是握手。”
  “哦……好吧。”
  安迷修微微合上双眼,默念了一句话。
  再睁开时,雷狮看到了一双仿佛装载了整个星空一般深邃,却毫无感情的双眸。
  那双眼睛明明是看向自己的,但雷狮却感觉那道视线透过了他,像是在看着空无一物的地方,又似乎什么都没有看。
  令他感到莫名不快的这双眼并没有在安迷修身上维持太久,不过几次呼吸便恢复了正常。
  安迷修呼出一口气,认真地说道:“殿下,下个月的这一天早晨,您将会享用到仆人们一大早起来烘培的全麦面包和新鲜挤出来的牛奶,并且在您的餐桌旁会有金黄色的麦子和红叶作为装饰。”
  “……我知道了。”
  雷狮扔下四个字,告别的话也没说,就这么漫不经心地沿着原路翻过栏栅走掉了。
        虽然不小心踩到了一枝刚冒出花骨朵的鸢尾。

  一个月后的那天,雷狮果然在早晨的餐桌上看到了全麦面包和牛奶,以及插在琉璃花瓶里的麦子与红叶。
  自那以后,每隔几天他便会跑到安迷修居住的地方以各种方式缠着小预言师给他读书里的故事或是拉着他跑到皇宫的外面去玩耍。
  直到雷狮十八岁成年,他都没有再让安迷修给自己预言过一次未来,甚至连预言这两个字都只是为了调侃安迷修而说出口。
        那一天,安迷修看着站在阳光下耀眼无比的三皇子,想着,这十年光阴,大概是自己与雷狮最开心的一段时光了。

  皇子十八岁的成年礼总是伴随着一连串琐碎的杂事,其中之一便是会得到一块属于自己的封地。
  入夜后,安迷修正在屋子里收拾明天要带上的物品时,突然听到院子里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响。
  他微微笑了笑,走到窗边,果不其然看到今日在成年礼上大放异彩的三皇子轻手轻脚地摸了过来。
  雷狮溜到门前,手抬起刚要敲上去,上等乔木做的木门却自己打开了——里面是安迷修似笑非笑的脸。
  于是皇子手不停,敲到了预言师的头上。
  “殿下!”安迷修轻声叫到,瞪大了眼看着面前那人得逞的表情,哭笑不得。
  “你在干什么?”雷狮轻车熟路地绕过安迷修跑进了屋子里,拿起桌上的苹果咬了一口。
  安迷修轻轻叹了口气,转过身继续刚刚的事,“明天就要过去你的封地了,我正在收拾行李。”
  “哦。”雷狮随意应了一句——贵为皇子的他自然不需亲手做这种事,随即又挑了挑眉问道:“都收拾完了吗?要不要我帮你?”
  “帮忙就不用了,殿下好好坐着吧。”安迷修嘴上说着,心里想道,要是让您来帮忙岂不越帮越忙?
  雷狮听罢,将苹果扔回篮子里走到安迷修身后压低了声音说道:“可是我现在很无聊怎么办?”
  温热的呼吸似有若无地吹到安迷修的耳边,明明只是微弱的气流,却让他感觉像被抛进了一池暖泉中,整个人都奇异地变得烫了起来。
  “殿、殿下若是无聊的话,不如让我给你预言一次吧?”安迷修混混沌沌地转过身,一个不小心便把在心中放了很久的念头给说了出来。
  “啊……”反应过来的预言师看着眼前人突然板起来的脸,显得有点无措。
  “我说了我不需要。”不算强硬的语气里带着不容拒绝的坚定;在这一刻,他身上的气势让安迷修猛然意识到,眼前的人还是一位帝国的皇子。
        “殿下你听我说。”安迷修的语气微微软了下来,他看着雷狮的眼睛,说道:“你大概也猜到我想预言的是什么事情了吧?不亲自确认一下,我不放心。”
        “……”
        “我会在你出征的前一晚再为你预言,不会耗费太多寿命的。”安迷修顿了顿,“就当是朋友间的请求,可以吗?”
帝国三皇子叹了口气,像是屈服了,他靠在桌子旁说:“随便你吧。”
        安迷修松了口气,嘴角浮现出一丝笑容,“殿下能答应真是太好了。”
        “只是——”雷狮拖长了音,勾起一抹没有温度的笑,“我其实很不喜欢,你那个时候的眼睛。”

        距离三皇子来到自己封地的时间已经过去两个多月,日子逐渐炎热,而北方,也开始不安分了起来。
        国王的命令随之而来。
        傍晚的时候,雷狮叫住了安迷修。
        “吃过晚饭后来我房间。”
        不知道为什么一整天都有点心神不宁的安迷修脱口而出:“但我不想献身。”
        “……你脑子里想的都是什么玩意。”
        反应过来的安迷修感到十分尴尬。
        “……很抱歉殿下,我会尽早过去的。”
        仗着附近没人,雷狮弹了一下安迷修的额头。
        “你干嘛?”
        “清醒点安迷修,别等会走着走着撞柱子上了。”
        那人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过分温柔了。
        安迷修揉了揉耳垂,感觉有点烫。
        “知道了。”

        月亮升了起来,白色的光洒在大地上,朦朦胧胧,显得迷幻动人。
        安迷修敲了敲雷狮的房门,等了一阵都没有人来开门。
        估计在洗澡吧。
        也不知自己怎么想的,他抱着膝盖坐了下来。
        心口闷闷的,想缩成一团。
        为什么会这样?
        还没想出个所以然来,身后的门却突然被打开了,安迷 修一时重心不稳往后倒去,撞到了什么东西。
        他抬头,看到穿着睡袍的雷狮居高临下的望着自己,眼中带着点惊讶。
        他看着雷狮,还沉浸在刚才的思绪里,没有说话。
        而雷狮,可能是被安迷修迷茫的眼神给震到了,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两个人就这么对视了好几秒。
        那一刻,似乎有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缭绕在两人之间。
        “咳。”感觉到气氛要开始变得奇怪,雷狮忍不住开口道:“来了怎么不敲门?像条流浪狗一样坐在门口也不怕着凉。”
        安迷修猛地站起来,差点撞到雷狮的下巴,他低着头小声地说道:“你才是流浪狗。”
        “好了,进来吧。”雷狮说着,侧了侧身让出一个人的位置。
        安迷修转过身,看也没看雷狮一眼,直接走了进去。
        雷狮关好门,看着鸵鸟一样坐在沙发上的安迷修,叹了口气。
        “我明天就出征了。”
        “什……?!”安迷修瞬间冲到雷狮面前,手抬起像是要抓住什么,却又放下了,“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现在才和我说?”
        “早上来的消息。”
        “怎么这么快……”
        安迷修张了张嘴,一句“我和你一起去”正要脱口而出。
        “不行。”然而雷狮似乎早就料到他要这么说,直接否决:“我这一趟至少要去半年,卡米尔威信不足,你得留下来。”
        “……”
        “你怕什么,我不会输。”他望进安迷修绿色的眸子里,“现在,你可以实现你的请求了。”
        听了这话,安迷修愣了愣,然后整个人像是脱力一般,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倒。
        我只是怕你回不来。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看似平静地伸出手说道:“手给我。”
        雷狮感觉到某人身周的低气压,乖乖地把手盖了上去。
        然而这一次,安迷修没有急着念出那句咒语,他感受着手上传来的温度,产生了一种想握着这个人的手把他一直留在身边的冲动。
        真是放肆的想法啊。
        安迷修闭着眼睛自嘲地笑了笑,不待雷狮说什么,抢先一步念出了咒语。
        他睁开了那双雷狮讨厌的双眼,眼神空洞地看着身前    的三皇子殿下。
        雷狮突然知道自己为什么不喜欢这双眼睛了——这种时候的安迷修就像一个毫无生气的人偶,完全没有了以往的鲜活。
        雷狮忍不住“啧”了一声,却看到安迷修像是被什么吓到了一样,整个人都在轻轻颤抖,表情也变得痛苦起来。
        “安迷修?”
        预言师的额上渗出点点汗滴,他甚至忍不住弯下了腰,一只手抓紧了雷狮,另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心口,大口喘息起来。
        “怎么了?”雷狮将安迷修往自己身上靠,问:“你看到什么了?”
        “我……我看到……”
        雷狮等着他继续说下去,然而安迷修却像是突然清醒过来一样,猛地推开雷狮,然后夺门而出,逃似地跑走了。
        留下雷狮一个人看着敞开的大门心情复杂。

        安迷修奔跑在空旷的走廊里,苍白的月光映照出他的影子。
        不知道跑了多久,也不知道跑到了哪里,失魂落魄的预言师被什么东西给绊了一下,整个人往前扑去摔倒在地。
膝盖摔疼了,手臂擦破了,但都比不上心脏那处,窒息一般的痛楚。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带着哭腔、如小兽一般绝望又无助的呼喊从安迷修的嘴里发出,月色下,他的身影显得异常单薄。
        “不可能的……为什么……会这样……”
        他自欺欺人地重复着这几个字,眼泪却不受控制地划下。
        直到哭累了,然后接受事实。

        安迷修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擦去眼泪,收拾好心情回到房间的,他看着漆黑一片屋子,感觉到有一阵寒气从自己的骨髓深处渐渐散发出来。
        明明是最热的季节,为什么会感到冷呢?
        哪里……哪里有能驱散这股寒冷的东西?
        他将自己的下唇咬出了血,脑海中有了一个疯狂的念头。

        雷狮的房间没有点灯,就连月亮也还在另一头未曾光顾。
        房间的主人懒洋洋地坐在露台前,出神地看着落地窗外的星空,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呵……”
        不知想到了些什么,雷狮嘴角露出一个轻蔑的笑。
        “罢了……”
        就在这时,房门被人敲响了。
        雷狮挑了挑眉,说道:“进来。”
        门开了,是安迷修。
        他抬起头,眼睛带着哭过之后的浮肿,却带着坚定不移的目光一步一步走向雷狮。
        “殿下,”安迷修走到雷狮身前,单膝跪下,“请原谅我的冒犯。”
        他伸出手环上雷狮的脖子,吻上了他的唇。
        雷狮瞪大了眼,只愣了两秒,便反应过来,一只手揽上安迷修的腰,另一只手扣着对方后脑将他整个人往自己怀里送。
        安迷修原本只想浅尝辄止地试探一下雷狮的态度,却没想到被对方直接用舌顶开唇齿长驱直入,一瞬间僵在那里任人在自己口中作威作福。
        他被吻得迷迷糊糊,甚至有点呼吸困难,却不想被放开。
        又把人按着吻了一会,雷狮将舌头退出去,温柔地抵住安迷修的额头,轻轻说了句话。
        “安迷修,你爱我。”
        心中涌起一股酸涩的情感,眼泪又落了下来,安迷修紧紧闭着双眼,像是一睁开眼前的雷狮便会消失不见。
        “哭什么,睁开眼看着我,然后说一遍给我听听。”
        “说什么……”
        雷狮没有说话。
        安迷修忍不住睁开眼,看到了一双溢满了温柔的紫色眼睛。
        他像是被诱惑了一样,开口说道:“是的……雷狮,我爱你。”
        雷狮笑了起来,揽在安迷修腰上的手往下滑去。
        “那么,将你献给我吧。”

        入冬了。
        封地的冬天来得很快,十月刚过一半,人们就已经穿上了厚厚的毛衣。
        城堡里灯火通明,所有人都在谈论着战争取得胜利的消息。
        城主办公的房间里,卡米尔攥着一张纸站在窗前,思考着什么。
        “咚咚。”门被敲响了。
        “进来。”
        门开了,绿眼睛的青年带着一身寒气走了进来。
        “找我有什么事吗,卡米尔?”
        卡米尔抿了抿唇,开口道:“有件事我要告诉你,军队回来的路程大概还有两天。”
        “嗯。”
        “然后,大哥他……下落不明。”
        安迷修怔住了,低声重复道“下落不明……?”
        “……你也不要,太难过了,意外是谁都无法预料到的。”卡米尔磕磕巴巴地安慰着,却也觉得自己说出口的话语是那么苍白无力。
        安迷修脑子里混混沌沌的,闪过了好几个自己都不敢想的猜测。
        “安迷修?”卡米尔见青年长时间没有答话,忍不住叫了他一声。
        “啊,我……我没事。”安迷修回归神来,对卡米尔说道:“让我,让我冷静一下,不用管我了。”
        他说着,匆匆忙忙地走出了房间。
        看着青年瘦削的背影,卡米尔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想到自己当初知道消息时的震惊和哀痛,有点担心。

        安迷修跑回自己房间,带着惊讶、不确定的心情重新回忆了一遍当初给雷狮预言时看到的场景。
        而这一回忆,他便发现了一些当初因为太惊恐而被忽视掉的一个细节。
        在预言中,安迷修看到的是雷狮身中四箭,浑身是血跪倒在战场上的画面;然而当他认真仔细地去观察的时候,雷狮身上的箭其实全都没有命中要害处。
        而且在那种时候,他的双眼仍旧带着让人不可直视的光。
        安迷修捂住眼睛,像是溺水的人终于重获空气一样大口地喘息着,心中那代表着希望的嫩芽破土而出。
        当夜,他收拾好行李,与卡米尔道了别。
        “我会带着他回来的,哪怕只是一具尸体。”

        一开始,安迷修去了雷狮一年四个月前到过的战场,那里的所有尸体已经被大火烧得只剩灰烬,被风一吹便不见了踪影。
        多年来抛洒在这里的鲜血与土地混合在一起形成了一种奇异的棕红色。
        他在这里捡到了一小块烧剩下的,雷狮出征时带着的头巾碎片。

        然后,他开始在战场周围的村落和城镇寻找雷狮的痕迹。
        他敲开每家每户的门,一遍又一遍地询问同样的问题。
        有的时候可以得到些微信息,但更多的时候,是“我没有见过你说的这个人”。
        寻找的范围越来越大,村落城镇间的距离也越来越远。

        后来,也不知道找了多久,走了多远的路,经历了多少次失望,在一个不大不小的镇子里,安迷修终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
        他张口想喊出那个人的名字,却发现自己发不出任何声音;他想抬腿走向那个人,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
        他看着那个人的背影逐渐模糊,终于眼前一黑倒在了人来人往的街道上。

        梦里似乎有洁白的月光透过窗户照在自己身上,朦朦胧胧的让人看不清眼前的景象。
        他睡在床上,旁边是那个有着紫色眼睛的青年。
        青年背着月光,温柔地注视着他,似乎轻声地说了一句什么话,但是他实在太累了,听不真切。
        于是他只能疲惫地回了一句:“我好累,雷狮,有什么话等我醒了再告诉我吧。”
        青年像是笑了一声,柔软的触感从唇上传来,带着他进入了黑甜之中。

        雷狮抱着沉睡的安迷修,想起了自己出征的前一晚,也是一样的月色,一样的姿势,说出了与那时不同的话。

        “安迷修,相信我。”
        “安迷修,我爱你。”








qvq最后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但是那种跟着意识走一气呵成的感觉是真的爽。
感谢看到最后。

你怎么对猫爬架那么执着

笑死我了,叨叨也太好玩了

龙门组的日常②(龙门话警告)

不漏怪的场景

诗怀雅:好无聊啊,放只怪过来玩下啊。

陈:么你真系甘鬼难伺候噶大小姐,漏又唔得唔漏又唔得,你甘犀利做咩唔企前边啊?

诗怀雅:好似讲到企位系我控制甘。

陈:嘁。

博士:好咯换一下位咯。

换位后。

陈:你搞咩啊你,漏甘多过来?

诗怀雅:我攻击唔够啊嘛!

陈:甘你岩先又系后边叫得甘high?!

诗怀雅:……哼。

星熊:你地两个……吵到怪都要漏到我呢度了……